新闻

程功:安静的市场听风者

一张猴票 开启投资之路

  

它是一张面值8分的邮票,红色背景,票面上印着一只猴子,毛发清晰,栩栩如生。猴票,可以说是程功的第一笔投资。

“当时也不知道是哪儿来那么强烈的兴趣,就是很喜欢集邮。而且觉得它很珍贵,有升值潜力。”程功告诉期货日报记者,由于当时的印刷技术还不高,加上是第一枚生肖邮票,猴票在被广大集邮者追捧的同时又被大量地消耗,渐渐身价倍增。“等到我初二那年,它已经涨到了60元一张。”

凭着强烈的兴趣,省了三个月的午餐费,程功买到了一张猴票。四年后,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,程功把这张猴票以1200元的价格转手他人。

兴趣和投资收益带来的双重乐趣,引领程功走上了投资之路。

1999年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,本要去农业部就职的程功,不巧遇上了当时的下岗分流政策,国家多个部委取消了应届毕业生招聘计划,他与公务员的工作失之交臂。“现在想来,或许是一种机缘巧合吧。之后,我就决定去澳洲留学,学习我喜爱的金融投资。”

2000年,程功去了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大学(UNSW)攻读金融硕士学位。“在澳洲的两年,对我来说不仅是多了个学位,我的投资理念和人生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”程功说,当时的他在学习之余会去一家贸易公司工作,担任一位资深证券分析师的助手,帮助公司管理自有资金的投资。

“那个时候,我就开始接触澳大利亚的期权和证券市场。”程功说,澳大利亚的资本市场虽然比较小,但非常成熟,并且当时的全球资本市场正处于慢牛状态,运行态势非常好,无人想到会有黑天鹅事件的发生。

从9·11中萌生投资理念

  

“我们在当地时间当天晚上就知道了这个消息,而市场在第二天早上才开始反应。”程功回忆道,当9·11事件发生时,亚洲市场是闭市的。“看到新闻后,那天晚上我们一夜无眠。等看到南半球最早开盘的新西兰股市暴跌之后,我们计划清仓。”

“开市以后,我们就开始执行所有的平仓指令,几乎抹掉了半年中积累的所有涨幅。”程功说,当时他们的投资组合中既有股票,又有一些看涨的权证,而有一半左右的看涨权证在当天就沦为了废纸。

突如其来的事件,真金白银的损失,对于当时的这个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。“下午收盘后我开车返回,那天下午悉尼的阳光很好,但不夸张地说,我这一路都觉得天空和房屋全是灰色的。”他说。

得益于前辈的帮助和公司宽容的环境,渐渐从打击情绪中恢复过来的程功开始寻找危机过后的机会。“我们通过研究,初步得出了一个结论,那就是历史上在发生类似的黑天鹅事件后,都会有一个相当大级别的反弹甚至是新高的行情。因此,在9·11事件之后的两三个月里,我们一直在坚定地寻找有可能V型反转的投资标的。”程功说。

当时,因澳大利亚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——QBE Insurance参与承保了在9·11事件中被摧毁的世贸双塔,市场预测其会损失巨大,甚至可能破产。程功说,在观察的过程中他们发现,这家保险公司的股价从超过11元暴跌至不到3元,但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不断向上缓慢攀升,量也在不断温和放大。

“如果一个公司破产可能性如此之高,它的股票不太可能会有人再去大规模介入,显然这里存在着信息不对称。因此,我们判断这只股票上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机会。”按照这样的逻辑,程功和他的团队重仓买入了这只股票,还有其他的保险类股票和一些看涨权证。

“在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,QBE Insurance正式公布了它在9·11事件中的损失,结果远低于预期。其不但不会破产,甚至还能保住当年盈利。公告消息发布当天,它的股价就从四元多跳涨到七元以上。”程功说,在这整个过程中,他们获利颇丰。

这段经历,奠定了程功的投资理念,也为他现在创立对冲基金公司埋下了种子。“那个时候,我看到能在危机中真正生存并还能保持利润的,多数是一些用对冲手段交易的基金。”在程功看来,无论是哪种市场,都可能会产生极端行情和黑天鹅事件,如果没有相应的手段去控制这种不可预知的风险,那么投资必然不会走得很远。

“我们从很多投资大师的经历上也看到,他们之所以能在较长的投资生涯中不断地积累起巨额的财富,产生优异的业绩,并不仅是因为其每年的收益位居人前,更多是他们在别人亏损或整个市场非常低迷的时候,有能力将损失尽可能地减小。”程功说。

几任高管 明晰投资策略

  

2002年年底,程功留学归来,次年在首创期货的市场团队中开始了第一份工作。“最开始我们负责撰写商品期货相关的投资报告,然后与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合作,去做一些讲座。”程功说。

“首创期货那段经历对我的锻炼是非常大的。”程功说,由于对商品期货并不是特别熟悉,而首创期货乃至整个期货行业又正值快速发展期,在这家大型期货公司历任领导的帮助下,他的成长也非常快,很快升任部门主管。

2003年9月,程功被派到上海筹备营业部。2005年年底,首创期货上海营业部正式成立,程功出任上海营业部负责人。到了2007年初,由于公司备战股指期货的需要,刚满三十岁的他被调回北京,出任副总裁负责金融期货业务及分支机构的管理。

“虽然金融期货2009年才推出,但当时我们已经开始为股指期货做准备。”那时候,程功主要负责公司股指期货的业务准备以及和券商的合作事宜。

2012年前后,随着保值客户的日渐成熟,期货经纪业务的瓶颈开始凸显,同质化竞争极度激烈,手续费不断下降。离别了老东家的程功到了中融汇信期货担任总裁,试图走出一条资产管理的路。“当时期货资管相关的环境还不够成熟,多数私募还是以职业操盘手和代客理财的方式生存着,尝试走出一条创新的路成为了一些期货公司的必然选择。”在中融汇信期货的一年半时间中,程功发现在一个零和的市场容量较小的期货市场中做资产管理业务,持续盈利难度非常大。

基于此,程功告诉记者,在策略上,他更希望走对冲模式,而不是选择期货的多策略或是投机模式。“从市场容量来看,在主动性投资上,证券市场的容量巨大。而在期货市场,这种策略作为一种风险管理工具会使盈利更加具有确定性。”因此,程功认为,跨市场操作有更强的技术优势和心理优势,难度及壁垒也相对较高。

带着这样的想法,程功应邀去了恒泰证券的全资子公司盈沃投资出任总经理。“那段时期,市场开始密集通过基金专户、基金子公司的通道发行各类资产管理产品,策略也开始多样化,包括量化阿尔法、混合策略和期货CTA策略等。这让我对自己做对冲基金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。”

收益与风控撑开双翼

  

去年6月,程功和来自公募基金和法律界的两位澳洲同学共同成立了双翼投资(上海)有限公司。这家年轻的对冲基金公司由一个7人团队组成。 程功告诉记者,双翼投资的名字是经过团队深思熟虑的。“我们觉得投资业绩要想平稳起飞,而且越飞越高,需要一双翅膀。一只翅膀代表着我们对收益的追求,另一只翅膀是我们对风险的管控。这双翅膀平衡得好,我们就会越飞越高。”

目前,双翼投资的核心策略是精选股票集中持有,择时利用股指期货做系统性风险对冲。“我们觉得对冲基金的核心目标是为投资者创造绝对收益。”

在证券方面,首先,程功和他的团队会自上而下地精选“下一个站在风口上的猪”,通过自上而下地精选个股及事件驱动的策略二次选择,建立持仓组合。

另外,双翼投资自主研发的择时和避险系统也是前期准备的重头戏。“对于主流的证券交易来说,有相当一部分价值投资者并不优先考虑择时机制。”但是程功认为,从期货市场来看,选择时机是非常重要的,将良好的择时与证券市场结合以后,可以产生超额利润。因此,他们开发了一套择时系统,可以对股票分阶段进行建仓。

避险系统则用来支持股指期货入场和离场的时机。“股指期货有时候是一个信号弹,有时候只是个追踪器,升贴水是它的辨识色。”程功认为,利用好这一特性能对他们的投资组合起到非常大的帮助。

对于国内的金融期货市场,程功也有很多期待。“我们对于金融市场的产品创新是非常渴求的,希望有更多更加细分的指数合约。比如上证50指数、深证100指数,中小板指数等。”在期权方面,随着50ETF期权的推出在即,程功也希望能尽快看到其他期权的身影。

 心态平和是交易基础

  

从战略的执行者转变为战略的规划者,肩上的担子重了,程功的心态反而轻松了。他笑言,自己团队的整体心态比较年轻,年龄跨度从70后到90后,自己算是其中年纪比较大的。

“我觉得心态对投资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。只有你安静的时候,才能听到最细微的声音。若想具备对市场趋势、资金流动的观察能力,就必须保持平静的心态。”

程功的心态来源于经历,也来源于生活。网球和高尔夫球是他生活中最爱的两项运动。“这两个都是露天运动,在阳光下运动的时候,心情就特别好。”

而高尔夫球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投资是相通的。“它要求你有一个很好的节奏,也要求你有一个很好的心态。就像策略一样,面对哪一个球洞,以什么样的策略去完成它,是有好几种不同方法的。”程功说,这种根据不同的形势打出每一洞的杆数,平衡好总杆成绩的模式,与平衡风险和收益十分相似。

版权声明:本网所有内容,凡来源:“期货日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期货日报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热门评论

查看全部